www.legal.com.tw

關於部落格
— 資訊與法律 —
  • 173128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定暫時狀態假處分之本案訴訟,須以確定兩造間之爭執法律關係之訴訟

 定暫時狀態假處分之本案訴訟,須以確定兩造間之爭執法律關係之訴訟

當事人就爭執之法律關係,有定暫時狀態之必要者,得準用假處分規定,聲請假處分,民事訴訟法第538條定有明文。本件事實略為:相對人主張春煇公司監察人召開股東臨時會,決議推選抗告人等十五人為董事,組成董事會,推抗告人為董事長,惟該股東臨時會之召集程序違法,業經伊訴請撤銷該股東會決議,現由原法院審理中,伊對該股東會決議所存在之法律關係既生爭執,即有定暫時狀態之必要等情,聲請為定暫時狀態之假處分,禁止抗告人行使董事長職權。相對人雖辯稱:前開撤銷股東會決議訴訟之當事人為春煇公司,並非抗告人,該事件應非本件假處分之本案訴訟,原法院以該事件訴訟繫屬於該院,而認其為本件假處分聲請之管轄法院,尚有未合云云。惟最高法院裁定指出,定暫時狀態之假處分,並非為保全債權人請求之強制執行,而係準用假處分之規定,以定爭執法律關係之暫時狀態而已,是其本案訴訟以能解決爭執之法律關係為已足,非如假扣押、假處分,必須就所保全之請求起訴,始得謂已就本案提起訴訟。本件相對人請求撤銷春煇公司股東會決議之訴訟如經判決勝訴確定,即有使春煇公司前開股東會決議失效之形成力,此項形成力對一切第三人亦皆存在,抗告人既因而不得行使春煇公司董事長職權,原法院認繫屬於該院之前開訴訟為本件假處分之本案訴訟,本件假處分應由該院管轄,即無不合(最高法院85年台抗字第41號民事裁定意旨參照)

該院另案裁定則指出:既曰「起訴」、「與前項起訴有同一效力」,自係指依訴訟程序,提起訴訟,以確定其私權之存在,而取得給付之確定判決,及依上開規定為「與前項起訴有同一效力」之聲請等而言,不包括其他。依同法第五百三十八條之四、第五百三十三條前段規定,為定暫時狀態之處分所準用,僅限於確定兩造間爭執法律關係之給付訴訟、確認訴訟或形成訴訟。故主管機關依民法第三十三條第二項、非訟事件法第五十九條規定,向法院請求解除財團法人董事之職務者,並非定暫時狀態處分之本案訴訟,則原法院遽謂相對人依上開法條規定向士林地院請求解除再抗告人董事職務之事件,係系爭定暫時狀態處分之本案訴訟,爰為再抗告人不利之裁定,尚有未合(最高法院101年度台抗字第218號民事裁定參照)(editd by 魏啟翔律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